翻譯至

TYPE-MOON「空之境界設定用語集」以及友站ェブモソヂ亭的「空ソ境界用語集」

---------------------------------------------------------------------------------------

空之境界用語集

や行

 

Ahnenerbe/ヤみб⑦リюм(地名)

德語中為「遺產」意思的喫茶店。在電影院的旁邊,不知道為什麼出入口有兩個。店長是義大利料理的達人。據說草莓派是絕品。

等待人時所使用的喫茶店,

月姬世界與空之境界世界兩個不同物語中唯一的接點。

開店是早上10點、關店是下午6點。基本上沒有什麼客人。

有著能夠跟普通時見不到的人相遇的傳說。也有只要進入後店內的東西可以自由使用,但新的客人沒進店之前無法出去的傳說。

會在複數的場所消失、出現,冬木市的場合是在冬木大橋的附近出現。

偶爾會有外來的吸血鬼或法衣姿的修女在這喝茶。

 

蒼崎(家名)

管理日本屈指的靈地(日本少數擁有歪芯靈脈的土地)的魔術師一族,魔術師世界中麻煩事的代名詞。屬性為風。被魔術協會排為異端。同時有著「是名門」、「並非名門」的兩極記述。

古老的家系,現在是第六代。第三代的大天才,挖掘出「道路」,使得蒼崎的當家能以高機率繼承「魔法使」。此代的後繼者是被認為不吉的姊妹,而後繼者之爭的結果由妹妹繼承魔法使,姊姊加入魔術協會不過因封印指定而退出了。妹妹現在也脫離魔術協會成為自由族。

關於第三代的當家,被青子與澄子的祖父稱為怪物,但青子只有「頑固又長生的糟糕爺爺」的感想,而且由於將蒼崎的遺產讓給青子而被澄子殺害了。

即使是偉大的第三代當家也沒使得後代或者弟子受惠。蒼崎家年年失去魔術回路,到青子的兩親時已經幾乎沒有了。至此大家認為名門•蒼崎的歷史將要結束時,兩親得到了約持有魔術回路20條的神童-蒼崎橙子。

澄子作為魔術師在深山中祖父的工房、青子則是在兩親的家中養育。但是當青子十六歲的生日時,也就是澄子十八歲的時候,突然後繼者改為青子。其後因為蒼崎的遺產由青子繼承的打擊而澄子將第三代當家殺害。

第五次聖杯戰爭進行時,姊姊正在隱匿行蹤中、妹妹則是雲遊全國中。

妹妹只有破壞的能力,但姊姊是多才多藝的達人。

 

蒼崎青子(人名)

7月7日生。A型。身高160cm。體重50kg。B88 W56 H84。

現存的五位魔法使之一。第五魔法的使用者,第四位魔法使。蒼崎橙子小兩歲的妹妹。自由族的魔術師。雖是魔法使卻也會使用踵落、拳擊打擊腹部等等的體術。極度放任主義。喜歡格鬥技。

從魔術協會得到「青」的稱號。因此,她的魔法被稱為「魔法•青」。成為蒼崎的後繼者後便帶著大型旅行箱過著東奔西走、飄浮不定的生活。大型的行李箱裡面卻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護照、耳機、卡式盒、有點年代的隨身聽等等之類。

似乎討厭有兩個藍(蒼跟青在日語中發音跟意思皆與藍相同)的自己的名字,用全名叫她就會生氣的樣子。與遠野志貴接觸時是親和的姊姊,但基本上是不太與他人關係過深的人。賢者的青子、暴力的青子,兩方都是真正的青子,普通時則是處在兩方中間。

她的魔術回路以普通的魔術師來說只是很平均的性能。因此關於魔術方面的事情都交給被頌為神童的姊姊-蒼崎橙子,過著與魔術毫無關係被兩親所愛的成長。但十六歲的生日突然替代了橙子成為蒼崎家的後繼者,問答無用的被捲入魔術師的世界,作為魔術師見習生在久遠寺家之下修行。

因為當時剛開始學習魔術,所以魔術手腕還在半調子者以下,但接受朋友也是共犯的久遠寺有珠的指導用自己的步調成長了。

十六歲時被委任管理街上靈脈,迎擊外敵時會匆匆忙忙的出現。雖然是忙碌的每一天,但嘴上不滿的同時也是很快樂的生活。

戀愛觀極度冷淡,他人跟自己終究是不同的東西所以比起愛人不如被愛。「如果自己的感情是明確的話,沒有必要知道對方的感情」的地步覺悟。但骨子裡是浪漫主義者,所以似乎還是有點憧憬相愛的關係。容易被認為是不會回首家庭的類型,但意外挺小孩子氣的煩惱。另外,以前似乎有在男性身上戴上項圈飼養過。

給予遠野志貴魔眼殺ウ(從澄子那偷來作出的)。而且那時候的「即使擁有奇怪的眼睛,不要連心也變得奇怪」教導,可說是作成了志貴的人格。因此她對志貴而言是恩師一般的存在,志貴只對她一人稱呼「老師」。

作為魔術師是半調子,但體內魔力的燃費效率是普通人的100倍左右,魔術特性是「破壞東西」的特化關於破壞面是稀代的魔女,被稱為人間飛彈發射器。以速記為基本的魔術行使,擅長以無限回轉而被恐懼的高速詠唱。反面,治療、創造、修復之類的魔術連普通等級都不到。多樣性、萬能性低,但追求單點突破的戰況的話是無人可及的破壞之魔女。

火花(連發速射煙火)、星虹(宇宙船用超光速航行時,星星像彩虹般的軌跡)的魔術系統,從手肘擊出魔力、通過拳頭的時點完成魔術式的魔術,也可說是格鬥系的魔術師。以魔術師來說非常稀奇,不喜歡經由觸媒給予的支援。

跟平均型的從者一對一的話能夠對等的戰鬥。

在魔術協會中被稱呼為魔術砲手、Miss Blue。倫敦的問題兒童。

與姊姊同是燒肉大帝都的大胃王紀錄保持者。

 

蒼崎橙子(人名)

蒼崎青子的姊姊。蒼崎家誕生的天才。負責帶領故事的局外者。空之境界時是二十歲後半的卓越人偶師,專攻魔術為盧文字。工房•伽藍之堂的所有者。禮園女學院的畢業生。

魔術回路平均只有二十條左右,卻是有著壓倒性精密度的美麗魔術回路。再加上出生時就已擁有的魔眼、能夠直覺世界內部微動的五感,可以不需要削去自己的特異性就合適於法則的知性,完美無缺的才能之塊。以魔術回路之外的才能成為優秀的魔術師。作為魔術師的能力為最高等級。"不需要像其他的魔術師一樣接近現代社會生活"的純粹培養而養育出的「魔法使之卵」。

本人似乎想要「青」的稱號,但卻從魔術協會得到了「紅」(不知道是怎樣的紅色,但不是原色的紅色)的稱號,討厭被稱呼為「傷痛之赤」,用這稱號稱呼澄子的人,從學園時代開始就毫無例外的全部被澄子殺死了。另外在web公開版中「傷痛之赤」是以「scar red」英文標示。
身為魔法使的後繼者與兩親以及妹妹分開,在深山中祖父的工房長大。也因此在18歲之前沒有去過學校。

與青子時常相遇,但基本上是不懂世故的天才少女。不過也並非到與俗世絕緣之人的地步,即使在擁有過多的魔術才能、在祖父身邊成長的情況之下,仍然是一位沉著的好姊姊。

為了繼承蒼崎家的魔法,修練、累積了偏向啟動大魔術的教育。對澄子本人而言,比起那種調動世界的魔術,更喜好製作精密的能夠留存在世界的東西,但卻對此忍耐著。

對即使從澄子來看也是怪物的祖父抱著恐懼與尊敬,反面,對作為平凡人而隨心所欲生活的青子抱持著複雜的姊妹愛。
由於過度回應祖父的期待以至於視力開始掉下來,雖然是好不容易才有的魔眼不過與魔法相比的話根本微不足道,所以將視力掉下來的事保密著。

之後,青子十六歲時,突然後繼者變為青子。由於蒼崎的遺產被妹妹中途搶走的打擊而殺掉師父(祖父),請在修行時代中認識的魔術師們幫忙才轉移到了魔術協會。變成人為的二重人格者也是在這個時候。

在魔術協會時抱著巨額的負債而付出代價隸屬到時計塔,但在短短的兩年就將負債還清。再更數年之後,成為能夠作出完全一樣的物體(人體)的最高位人偶師受到魔術協會的封印指定,馬上離開了工房向協會隱匿行蹤。

從小時候就身為魔術師的卓越才能而使協會注目,但對他們而言魔法使的後嗣的成份比較大。只不過十多歲就有許多名門魔術師造訪,而對此理所當然般接受的澄子,「終於真正的魔法使要出現了」的受到魔術師們的期待。但不論如何傳言,近來可能成為同胞的其他「魔法使」們一位也沒有出現在她面前。一邊微薄的感受到這意義,一邊在遭受決定性的答案之前持續著「周圍所期望的天才」。

明明討厭自己的名字,卻有把橘色的裝飾品穿在身上某個地方的習性。 依黑桐幹也的判斷,胸部似乎滿小的。

在追求通過人體到達根源之渦的過程中,能夠作出了與自己完全一模一樣的東西,有了「既然是完全一樣的話,就算不是自己也沒有問題」的想法之後,活著的澄子死掉時,預備的澄子就會啟動。然後覺醒過來的澄子在達到目的以後,以自己為模型作出人偶後再進入睡眠。
本職是製作人偶,但建築之類的也會接下。把想做的東西直接向推薦給顧客看,收到預約金後再開始製作。只是由於「只要能做的出來就好」的個性,所以不作資材籌措之類的細小工作。

人為的二重人格者,戴上、脫下眼鏡是改變人格的開關。 戴上眼鏡時是客觀的冷酷刻薄、脫下眼鏡後是主觀的感情家。哪方並非作出來的似乎連蒼崎橙子本人也不太清楚。但 不管感情薄弱或者豐厚,根本部分是浪漫主義者。喜歡新的事物、對有興趣的東西會騷動的玩弄著。速度狂。

「魔法使之夜」的最後恐怕受到了青子和久遠寺有珠的詛咒,變成在解咒之前無法回到三F町的身體。

遠野志貴的魔眼殺ウ原本是澄子的東西,不過被青子強奪,重製成志貴用的。為了洩恨喜歡的魔眼殺ウ被強奪,使用青子的名義從魔術協會裡拿錢用力的買東西。雖然做這種事的話會使位置曝光,但比起自己保身似乎討厭青子的優先順位比較高。

以「魔術師本身不需要是最強的,只要作出最強的東西就好了」的理論為基礎,戰鬥方面全部交給她的使魔。其使魔有橘色包包的幻燈片投影機生出的影之貓、立方體行李箱的黑色怪物。而這理論與阿特拉斯的鍊金術師看法完全相同。
Fate的櫻True End中,替代了士郎被破壞的肉體的人偶是澄子過去作出的東西,魔力不通順似乎是因為士郎的魔術回路比澄子還多的關係。

「空之境界」是沒有她的話就無法進行的物語,但她絕對不是故事的主體。

 

阿克夏記錄(概念)

阿克夏的紀錄。記錄著世界的過去、現在、未來。根源之渦的一部分附加機能。

阿克夏一字是由梵語Akashic音譯而來的。

阿克夏記錄的中文維基考察

 

紅色皮革夾克【裝飾】

式中意而穿著的上衣。

她中意這件上衣的理由,只有重點的幹也不知道。

似乎只要是紅色皮革夾克的話哪件都行,「現在穿的夾克用久了的話就換新的夾克」式本人這麼說了。

 

秋巳大輔【人名】

三十歲前半的男性。黑桐幹也的堂兄。刑警。

喜歡義弟的幹也,像年齡有距離興趣卻相同的朋友一般對待。

喜歡小小的幸福型的男人。正義感強烈,但不被信念所束縛。

托某件事件的福與情報提供者蒼崎橙子認識,從此便陷進了不會有結果的單戀。對於不會有回報的愛情也能享受的男子漢。

 

淺上藤乃(人名)

十歲後半的少女。淺上建設的掌上明珠。禮園女學院一年A組。接觸的三人之一。先天超能力者。有著淺神的血統,本家落寞之後與母親在分家的淺上定居。

擁有「歪曲」的能力。右眼為右迴轉、左眼為左迴轉的作出回轉軸。六歲的時候為了抑止這能力,投注了大量的非類固醇抗發炎用藥,而變成無痛症。只要感覺回復的話就會發現能力。無痛症時具備著普通的倫理觀念,不過感覺回復後由於發現了能力而會變殺人嗜好者。

溫和又被動的性格,但是只要解箍一次後就無法自我停止的類型。由於某個感覺的貧乏,即使能夠理解常識也不會擁有實感。與沒有生存實感的式相似卻是不同之物。中學時由於黑桐幹也對她像普通人般的接待,所以對黑桐幹也保著感謝之意,為了表明感謝之意還特地麻煩黑桐鮮花介紹。

禮園的學生外出幾乎都不會被同意。但藤乃由於定期的診斷,每月大約會出城兩次。這也是事件的原因之一。

屢次遭受不良份子一行人輪暴,但不知道藤乃的無痛症的他們其中一人,使用棒球棒重擊了她的背部。結果使得脊椎骨創傷,變得有時感覺會回復。在偶然下,不良份子中的一名男子一邊侵犯藤乃、一邊準備拿小刀刺傷她時,感覺剛好回復。把自己不知情的盲腸炎痛覺誤認成被小刀刺傷,將在場5人之中的4人殺害。之後與荒耶宗蓮相遇,治療了脊椎骨的創傷,當作接觸兩儀式的棋子利用

單純以數值比較的話,擁有物語中最高的性能。

事件後半,由於痛覺使得思考麻痺的她,短時間回到了幼年期。

與兩儀式的戰鬥中,將式的左腕歪曲,最後發現千里眼的能力,以千里眼與歪曲的並用將停車場破壞。因為剛好回到無痛症而沒被式殺掉,只有體內的盲腸炎被殺害而已。

 

阿特拉斯院(組織)

也稱阿特拉斯學院、阿特拉斯協會、巨人的穴倉。身為魔術協會的三大部門之一的積蓄與計測之院。位於埃及阿特拉斯山脈的魔術師•鍊金術師的協會。與中世紀成為主流的現代鍊金術相異,闡明魔術的創始、世界之理的鍊金術師聚集地。會長的語言擁有絕對的命令權。即使在魔術協會三大部門中也特別異質,極度閉鎖。

雖是稱為三大部門,但實際上是獨立的頭腦集團。偶爾會罕見的接受其他協會或聖堂教會的請求借出鍊金術師,但需要有"契約書"。回收這個只發行7張的契約書是阿特拉斯院現在的目的。

原本魔術回路就不多的鍊金術師們的聚集地,以計測未來為目的,入院最低需求要擁有3個分割思考跟高速思考。分割思考只要有5個就能稱為天才。過去的會長中最高擁有過8個。首先體會高速思考跟分割思考,之後學會"變換式"或"加速式"的鍊金術。

經由歷代院長的計算,未來既定的毀滅是無法迴避的,所以現在則一心的研究、開發新的東西。為了對抗初代院長所計算的「毀滅之終末」而製造著兵器,但由於越採取對抗策略就會使得毀滅變得越悽慘,所以在以後長久的歲月之中不斷的作出兵器、廢棄兵器。

因為那性格、而被魔術師當作武器工匠。「不要解開阿特拉斯的封印,否則世界會毀滅七次」布拉格的鍊金術師如此形容。為了拯救世界所作出的兵器,只不過變成了更為淒慘的毀滅星球之道具。

阿特拉斯協會所研究的鍊金術並非"常有物質的變換"而是"現象的變換"。唯一的規則是「自己的研究成果只對自己公開」。「任何的禁忌都能被予許,唯有創造的解放被禁止」是阿特拉斯唯一的戒律,所以作出的兵器從來沒有實際投入過。

與同樣是研究鍊金術的布拉格協會關係致命的差。

 

阿特拉斯之名(用語)

ヤЬьЁヤ。阿特拉斯學院院生的會長,院長所授與的名字。

選出與決定權在學長身上。

身為院生,卻能享有與教官同等的資格,接受與特使同等的對待。

得到的條件只有一個「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

 

阿賴耶識(概念)

人類普遍的無意識領域。所有的人類都與這領域接繫著。

從阿賴耶識誕生的抑止力,稱呼為「阿賴耶的怪物」。會阻止危害靈長類全體的事物。即使是英雄,只要被判斷對靈長類全體有害時就會被抹殺掉。間接性運作的場合會對特定的人類給予強力的推力。近代中似乎有「聖女貞德•達克」是被阿賴耶識推動的。

與阿賴耶識訂下契約的話能夠得到支援,擁有人類規格外的力量而成為英雄,但死後會被當作抑止力使用,成為永遠被使役的英靈(守護者)。

 

阿賴耶的怪物(用語)

從阿賴耶識誕生的抑止力。靈長的抑止力。守護者。

為了讓人類這種族繼續生存,而防止其破滅。但人類皆是因自滅而毀滅,所以在產生破滅原因的地方被叫出之後,借由將在那地方的人類不留活口的全部殺死而拯救人類全體。即使是英雄也不例外。

 

荒耶宗蓮(人名)

外表是四十歲半,但活了兩百年以上的前台密僧侶。作為魔術師的能力滿是漏洞,但靠著自己的強悍超越其他人。刻畫著苦惱的面貌以及魔術師不應該有的強韌身體,會給予對峙者像嘔吐感般的重壓。左手埋進了舍利子。魔術回路約30左右。由於太過長生,已經變成了一個概念。單就防禦力的話為最高等級。起源是"靜止"。

作為魔術師來講非常平凡,但關於製作「結界」擁有屈指可數的技術。結界是將內與外分隔之物。為了作出其自體已完結的世界,必須非得先完成自身不可。沒有擁有特殊才能的荒耶,經由不斷累積的歲月跟信念將自己完成,當上了一流的結界師。經常性的「帶著」三道靜止的結界。結界名稱分別為「不俱、金剛、蛇蝎、戴天、頂經、王顯」。以平面與立體張開著。依造第四回人氣投票的話,其結界的名字是「六道境界」。

為了理解人類的意義而通過人類的靈魂期望到達根源之渦。認為只要不斷重覆命運的的話或許會產生變化,將小林公寓變成了每日重覆生死輪迴的異界。

數度作出自己身體的預備品,每次被破壞就交換。最後想奪取到達根源的裝置的兩儀式肉體。小川公寓原本也是為此之物。

將外與內隔開之物。「空之境界」也算是他的物語。物語中最大的事件艇椄瓾陰菄熄H徵人物。

要說不可能的話,他像是連學習的學問名字都不知道的,就將所學之物登峰造極般。一直不知道何處有錯誤的偶然、沒有從他人得知到理所當然般事實的偶然。因而、那矛盾絕對會抱持到最後是必然。

 

色【裝飾】

原色。不是三原色所產生的反應、而是持有固體的印象色彩。

作為埋在物語裡的裝飾,用人名來暗示顏色的配置著。

比較難明白的是、無色的式《ウわ》、透明的霧[《わベり》。

 

以太塊【其他】

以太是魔術協會中被稱呼為第五架空要素之物。能與四大要素溶合、為了成為形體的必要媒介。

以太本身是沒有形體,如果不是如此的話,魔術將會無法成立的要素。

本來會成為地火風水其中之一的以太,由於差勁的術者而變成四大要素哪個都不是,中途半端的物質化,這就是以太塊。

以太塊沒有任何能使用的地方。某種意義上來講像是作出無一般的東西。這麼說來的話像是「魔法」、但以太塊原本就是第一魔法的------

 

臙W巴【人名】

十歲後半的少年。自由打工族。小川公寓的住家。離家出走少年。........不規則者。

小小的而且女生臉。不開口的話是美少年。攻擊性向而且沒有忍耐性、馬上就與人吵架。

由於些許的錯誤而與式認識,然後逐漸被怪事捲入。

-----應該說,齒輪開始轉動前就已經失去控制了嗎。

 

黃路美沙夜【人名】

十歲後半的少女。妖精使。禮園女學院的學生、黑桐鮮花的前輩。

到去年為止一直擔任學生會會長的才女,毫無缺點的大小姐。

鮮花曰:比起可愛的王女,更像有威嚴的皇后大人。

統率著沒有意志的使魔們的司令塔。能讓複數思考同時運作的是鍊金術師的特性。

因為身為她老師的魔術師,是過去阿特拉斯(魔術協會三大部門之一)的院生吧。

與鮮花水火不容,但隱藏著的願望是相似的。

 

伽藍【ガソ他】

伽藍是僧侶聚集修行的清靜場所之意。空之境界中指式內心的空洞。

 

小川公寓【地名】

矛盾螺旋的舞台。以螺旋狀建造的十樓公寓。設計者為蒼崎橙子。

太極圖的伽藍,可說是沒有固有結界的荒耶以人工方式所作出的心情風景。結界名、奉納殿《ナよソよザモ》六十四層。

荒耶宗蓮為了觀察不斷重覆的死之運命而做出來的異界。本來的用途是捕捉兩儀式之後不讓任何人(包括世界)發覺的緊閉世界。

內部等同於荒耶的身體內,因此壓倒性的對荒耶有利。在這公寓內的話,荒耶即使是瞬間移動也有可能做到。

荒耶死亡、結界曝光後,被魔術協會處分掉了。

 

橘色包包(武裝)

蒼崎橙子的包包。似乎非常喜歡這個包包。偽裝影之魔物的投影機。

不當作包包使用,內部藏著放映機械。比公事包還要再大一點點。

 

 

ろ行

 

蓋亞(用語)

名為"地球"的天體本身的意識。祈求行星生命的延長而擁有抑止力,這抑止力被稱為蓋亞的怪物。

 

蓋亞的怪物(用語)

從蓋亞產生的抑止力。會阻止危害到名為"地球"天體的事物。死徒二十七祖的1位кьユтЧШ褒硤蒯數蓌搣韟飽C

為了迴避地球因為外在要素而破滅的運作。

 

影之魔物(使魔)

蒼崎橙子的使魔。由橘色包包的投影機在大氣中投影的以太體。所以只要本體的包包沒被破壞就能無限次的蘇生。

 

「 」【───】【ガソ他】

假如要能唸出來的話、ろヘ(KARA)

要讓聽的人們容易了解的話、根源之渦。

但,根源之渦有根源之渦這名字,所以果然還是跟「 」不同。

要怎麼把這句台詞講出來,是CD廣播劇時的煩惱。

 

空之境界式【ガソ他】

九八年,在HomePage上公開的「空之境界」。

大標題的空之境界,也有部分算是荒耶宗蓮此人物的故事。

因此,HomePage上在矛盾螺旋的階段閉幕了。

空之境界的物語在矛盾螺旋已經結束。

接下來的二篇是兩儀式與黑桐幹也的舞台,這是在隔年九九年的夏天以拷貝誌發布。

 

伽藍之堂【地名】

蒼崎橙子所經營的萬能當日領薪製作會社。基本上以製作人偶為主題,但只要橙子覺得有趣的話什麼都會馬上接受。也會做動畫喔。

由於張開了沒事的人會無意識避開的結界,所以幾乎沒有什麼人來。

外表看來只是棟廢棄大樓,實際上也真的只是棟廢棄大樓。買下大樓的事務所主張著是「建築途中被放棄了的大樓」。

一樓只是廢墟,二樓與三樓是橙子的工作場所,四樓是事務所。幹也與式出入的只有四樓。

 

記憶(用語)

記起事物的能力。

由銘記、保存、再生、再認這四個系統組成。只要其中一個有問題就會發生記憶障礙。

 

起源(用語)

是起始之因也是發生的事物的方向性。將A的存在成為A。作為核心的絕對命令。

例如抱有「禁忌」起源之物,即使以人類誕生、即使以野獸誕生、即使以植物生下,也都會成為偏離群體的道德之外存在。

不論有無輪迴轉生,人類會遵從發生之時的方向性而得到肉體、得到智慧,成為與以前些許不同的人格,如此的想法。

起源覺醒了的東西會被起源吞入。區區百年程度的"人格"會被原初的起始之時發生的方向性塗改。反面來說,被起源塗改的人類(肉體)會得到強大的力量。

對於魔術來說似乎也有屬性之意。

探尋人類根源的荒耶宗蓮,在那過程中學到了使起源覺醒的技術。但是,他使得起源覺醒的只有一人而已。

 

空間轉移(魔術)

經由高次元在一瞬之間移動的魔術。Archer曰:魔法的模仿。

荒耶宗蓮唯有在等於自身的小林公寓內可能實行。

純粹的空間轉移被認為是魔法。

 

玄霧砟諢i人名】

二十歲半的男性。禮園女學院的教師。容易認卻不容易記起的印象。笑臉。被稱為統一語言師、偽神之書。最接近魔法使存在的魔術師。

會讓鮮花與式困惑的程度、與黑桐幹也相似的人物。臉雖然不像,但週遭的氣氛非常相似。

不懂明日(未來)所以對昨日(過去)抱著一線希望的魔術師。被黃路美沙夜當作哥哥仰慕。

對亂來的事不拿手,但關於說服人的方面可說是最厲害的。雖然持有稀有的才能,但由於那才能所以無法發揮能力的人物。

屬於阿特拉斯學院,但不是鍊金術師也並非是魔術師(形式上被稱為魔術師),輕鬆的到達了澄子認為不可能、就連荒耶也無法到達的根源之渦。

小時候被當作神童,但十歲時的5月1日被妖精拐走,整整三日下落不明。他在無意識之中將所有的妖精殺掉,變得無法記憶事物,後來被雙親討厭而送人當作養子。從此以後就無法「再認」。

也就是說,從十歲開始他的世界就不再是影像而是文字的情報。只要人類的身高、體重、骨骼、皮膚顏色、髮型、語言、年齡其中之一改變了,就會認錯對方。另外,如果有更適合人物A條件的第三者B新出現的話,對他而言人物A就會是第三者的B。原本的人物A就會被當作沒有記憶的他人。

為了取回記憶而學習魔術,輕鬆的到達了根源。但身為觀測者的他無法觀測自己,所以開始通過阿克夏紀錄採取他人中的自己。

最後被黃路美沙夜用小刀刺中腹部而失血死亡。黃路美沙夜是否真的是他的妹妹則是不明。

 

結界(魔術)

將內與外分隔之物。為了作出其自體已完結的結界,必須非得先完成自身不可。

在土地、建築物等等東西上附加的魔術,將使用魔力編織的網在土地上張開來,再把內部施加上能力,簡單的說就是地形魔術。基本上由於是設置的魔術所以無法移動,但荒耶宗蓮能「帶著」三重結界移動。

本來是守護聖域的分隔線。結界內的效果千變萬化,但這數百年來定義為守護術者之物。其中最具有攻擊性效果的是對結界內生命活動的壓迫。即使是攻擊結界內人類的結界,最多對個人的魔力干涉只也能是間接性,所以對用魔力保護自己的魔術師較難起效果。

 

工房(用語)

魔術師的研究室。隱藏魔力的機能是初步。遮斷魔力是理所當然,不讓周圍發現異常為基本要項。並非防禦性而是攻擊性之物,也就是為了能確實的對侵入的外敵處刑的領地。

要建設工房必須要有管理那片土地的管理者的許可才行。

 

黑桐鮮花【人名】

十歲後半的少女。禮園女學院的學生。黑桐幹也的妹妹。向澄子學習魔術中的"魔術使的卵"。處於與故事有關又無關的微妙立場。

對實兄黑桐幹也抱有戀愛情感,偽裝成身體虛弱離開幹也身邊,直到成長後轉入禮園女學院,希望能讓幹也意識到她是異性。「反正幹也會一直單身吧」的大意之時,幹也就被式拿走了的悲劇女主角。此後,為了與式對抗而成為澄子的弟子。

與幹也不同是完美的優等生。隱瞞起對幹也的感情一直扮演著「能幹的妹妹」,但似乎被式與橙子發現了。

瞄準的獵物絕對要得到手。將「披著羊皮的狼」自然而然實行的少女。純粹、可憐、有點歪曲的愛情,只是"稍微"或"些許"的話是無法消去的吧。

由於是變異的遺傳體質者,沒有作為魔術師的才能(魔術回路),但因為先天性的屬性擁有發火能力,現在正學習著起火魔術。

由於魔術的組合還不熟練,所以戰鬥時穿著澄子讓渡的火蜥蜴皮製手套。

將詠唱的咒文縮短到了極限,有『AzoLto』『FoLLte』『MezoFoLLte』等等。要發動發火能力的詠唱是單一的樂譜記號,是因為鮮花將魔術與戰鬥以樂曲來捕捉的緣故。

 

黑桐幹也【人名】

十歲後半的青年。伽藍之堂的社員。極度平凡的人。故事的主角之一。陽性。

與「空之境界」全體扯上關係的人物,但真正捲入其內的只有一個事件而已。

溫和、擅長照顧人,被大家所喜歡的好人物。

....但不知道什麼因緣與完全正反面的兩儀式認識,此後注定將與式永遠的走下去。請注意別獨自的走在下雪的夜裡吧。

由於是日常的象徵,對憧憬這種東西的人們來說非常有吸引力。在故事結束後也因此時常讓式焦躁。

「月姬」的主人公繼承了他與式結合後的顏色。

 

柯尼勒斯•阿魯巴【人名】

在倫敦的魔術協會中,澄子與荒耶的舊友。金髮藍眼,穿著紅色外套的德國人。

在時計塔組成的中部組織,修本海姆修道院的下任院長。

年齡接近五十歲、但外表看起來是二十歲左右的美青年。

作為魔術師的實力是一流的,不到兩秒的詠唱就能出現超過攝氏千度的火燄。同時也是人偶師。但性格方面的問題有點難搞。荒耶宗蓮在小川公寓中進行的實驗中「準備人類的身體,使其只靠腦部就繼續生存下去」是他的技術。

雖然本篇沒有登場,但使魔是黑色的獵犬。沒辦法簡單喜歡人的阿魯巴,喜好能夠簡單喜歡人的生物。

最後對澄子的(的頭顱)說了「傷痛之赤」,而被澄子的立方體行李箱的使魔吃掉。

 

根源之渦(用語)

成為所有事情的發端的坐標。萬物的起始與終焉、記錄這個世界的全部、製作出這個世界的神之座。被認為在世界外側,位於次元論的頂點的"力量"。

由於有根源之渦這名字,所以跟「」有些不同。

「到達根源之渦」此願望是魔術師特有之物,也就是脫離這個世界前往世界外側。會不留痕跡的從世界內側消失,所以對"只有世界內側視野"的聖堂教會而言,這完全是沒有意義的企圖。

對魔術協會來說,到達根源的儀式是一定必須得在協會的監視下進行的儀式。

 

 

イ行

 

殺人鬼(用語)

不考慮是非或結果,純粹作出殺人這件事的人。或者擁有強烈殺人衝動者。遠野志貴、七夜黃理、遠野四季、兩儀式、兩儀織、白純里緒皆屬此。

其天性並非享受殺人也不是恐懼,純粹是能夠一心埋頭在此行為中。

 

死(概念)

經由直死之魔眼所看到的黑色「線」以及像包住其存在的「點」的視覺化概念。由直死之魔眼所視覺化看到的東西是「物質在產生的瞬間所被訂下的存在界限」,死並非後來才造訪之物,而是早已經包含於內部的概念。

 

死之線(用語)

由直死之魔眼所捕捉,時常流動、像塗鴉般的線。

死之線存在任何事物的身上,以刀刃切過這條線就能將那物體「殺掉」。因為線本身沒有強度,所以不論任何事物皆能平等的給予死亡。

死之線並非「容易切開物體的線」,是內包著「將對象的存在壽命變為有型之物」的概念。

嚴密一點的說,並非「看到線然後將事物殺死」而是「把壽命殺掉將事物殺死」。並非物質性的破壞,而是將對象的存在性消去比較容易理解。切過生物的線的場合,如果不是會造成生命維持障礙的部位的話不會死亡。但那部位將無法再次使用,即使是沒有物質性的切過線的場合也無法再次使用其機能。也就是那部位已經「死亡」了。

由於式是生物,所以比較容易目視生物的死。這是因為身為同樣的生物比較容易理解「生物的死」。要看到礦物的概念的死之線,唯有把腦袋全力運作「想像」她成為礦物。簡單的說要把在生物的頻道的腦與對象的頻道調和。

也就是說,沒辦法目視到人類無法理解的存在的終末(線)。

 

死之點(用語)

即是「死亡」本身。只要被刺進這裡,對象的存在就會絕對死亡。

 

蒐集癖【ガソ他】

生下來就擁有的個性、或是壞習慣。在本篇中豋場人物的偏執收藏家很多。

由於是空殼子,所以想將什麼有形之物埋進空虛之中吧。

 

文詠唱【ガソ他】

為了讓魔術發動所必要的東西。

使用作為一流派而安定的魔術之時,必須在被規定的形式下依照順序前進。其中一部份就是咒文。

以手續來講的話,申請、受理、審查、發行之中,為最初的申請。

雖然擁有大基盤的魔術只能以約束好的事進行,但自己流的魔術行使的場合為自己暗示的效力比較大。

讓魔術回路更有效率起動、作動的方法之ㄧ。自己做出能夠改變的『決定句』的文出現了。

只要擁有讓魔術發現的必要意義和關鍵字的話,細部由各魔術師隨意。

也就是自我暗示,附有越長的意義,從自己已出的魔術威力會增大。

文並非是對世界訴求而是對自身訴求之物

即使是同樣的魔術,也會因魔術師的人間性而使咒文詠唱不同。

其他,並非對自身而是對世界訴求的文是大文、大儀式的類別,一個人的話是不可能使用的。

 

白純里緒【人名】

二十歲的青年,黑桐幹也與兩儀式的高中時期前輩,與式多少有點面善。有副端正的臉龐,但因為安穩的性格所以不太顯眼。接觸的三人之一。起源為「進食」。

因為某個理由從快畢業了的學校退學。

荒耶宗蓮所準備的最初與最後一個棋子,但還來不及等到他的出場魔術師就敗給抑止力了。

失去了司令塔,但對白純里緒是一件幸運的事。由於礙眼的荒耶消失,他可以為了實現他的欲望而開始行動。

把臉龐與式相似、服裝也穿的跟式一樣,只有頭髮不一樣是金色的,是因為聯想獅子的印象。

ヤЯс(男性無意識之中的女性面)嗜好也許是天性、又或許是無自覺的性同一性障害,...如果是這樣的話,迷上的「兩儀式」不是式而是織也說不定。

「空之境界式」是不在荒耶故事之內的物語。本來應該是在閉幕之前退場的角色。但要結束黑桐幹也與兩儀式的故事,一定要把身為殺人鬼的他留下來才行。

 

硯木秋隆【人名】

三十歲前半的男性。站在人身後的影子角色般的印象。兩儀家的管理人。

作為教育係而被兩儀家接收的人物。在事物的堶掩P表面引導著式的管家。

同為被式的任性與不知世事弄得團團轉的同伴、與幹也關係非常好。

另外,私服全部都是黑色的西裝。果然應該與幹也合的來。

 

草莓冰棒【ガソ他】

式為數不多的嗜好之一,卻是非常不擅長的東西。Haagen-daz。

明明討厭吃冷的食物,但似乎經過便利商店時一定會買。

關於這件事幹也「該不會是要克服弱點吧...?」之類,完美的發揮鈍感中。

 

瀨尾靜音【人名】

十歲後半的少女。禮園女學院的學生。黑桐鮮花的同班同學。未來視。

緊張、畏縮不前的少女,故事構想階段時,是作為預備的前言而插入的「未來福音」的主角。

雖然在「空之境界」本篇中的活躍消失了,但同樣概念的角色在「月姬」的番外篇中登場。

「未來福音」是她與幹也稍微聊天了一下的故事。地點為ヤみб⑦リюм喫茶店,大概預訂三十頁左右程度的閒話。時期為矛盾螺旋之前的故事。幹也被她忠告「這樣下去的話,可能馬上就會死掉了也說不定」。在矛盾螺旋中,幹也向臙W巴回答的內容 則是完全相反,真像是幹也的謊言。

 

世界(用語)

這個世界。也可以說是名為地球的行星。沒有感情,極度討厭矛盾、希望使自己更美麗。

因為討厭矛盾,所以進行修正異界等等的干涉,為了變得更美麗,而肅清威脅自己的東西。

擁有作為觸覺的精靈、真祖,以及蓋亞的怪物кьユтЧШ裔硤蒯數耤C

 

屬性(用語/魔術)

魔術特性、也可是起源。與魔術師相性很好的東西。

普通應該會背負起地水火風空、金木水火土等等,其中之一構成世界的元素。但也有人背負起再更分化的東西。後者無法進入中央,但會成為突出的專門家。

在魔術協會火被稱為「norma(普通)」、風被稱為「noble(高貴)」。五大元素使則是會被稱作「average(平均)•one」。

 

存在不適合者(用語)

未擁有與人類共通的頻道(常識)的超能力者。因此,從普通人的角度來看存在不適合者,只會覺得是一位狂人。

 

ギ行

 

太極【ガソ他】

古代中國誕生的思想,表現陰陽說的圖案。

概念性捕捉萬物狀態的圖,分為能動•活動性的陽(白)、以及與其相反的陰(黑)。

象徵日與夜、明與暗、雄與雌等等相反之物,也是互相影響、流動交錯的世界縮圖。

另外,陽之中有一點的陰、陰之中有一點的陽,這是形容陰陽的區別並非絕對性的,表示明中也有暗。

太極是初始的一,將其分為二就是陰陽的兩儀。

另外雖是閒聊,本篇中的魔術師們是與中國思想無法相容的西洋魔術之術師。

 

超能力【ガソ他】

異能。本來,人類-此生物的營運所不包含的機能。引起俗稱超常現象的線路。

與魔術不同,先天性的才能是不可或缺的。擁有異能的線路之人,會如同呼吸般理所當然的引起超常現象。對本人而言那是像「作了」一樣理所當然的事,但從接受外部(一般常識)的指摘後,開始注意到自己是異常的。

無視陰陽法則,在自然之外獨立的人類所擁有的最終能力。自然干涉法。但超能力只是不遵從陰陽法則的小小力量,無法與惡魔或混血種對抗。

本篇中淺上藤乃是超能力者,但她某種程度是由於人為的加工,因此屬於魔術與異能的中間。

超能力是偶然發生的東西,所以是限定只有一代的突然變異。

 

超能力者【用語】

從生下來就擁有特異機能的人類,身為人類卻擁有異能者。由於是先天的能力所以被限定一代就結束的偶然的發現者。因為先天保有的自然干涉法,沒有必要學習魔術這種後天的技術。

從生下來就擁有與普通人不同的頻道(常識),但也擁有普通人的共通頻道而分開使用的生活著,沒有擁有共通頻道的超能力者是「存在不適合者」。

惡魔與退魔者雖互相對抗,但是那力量的大元相同、以共通的規則對決,不過超能力者卻能顛覆那規則。但超能力只是不遵從陰陽法則的小小力量,終究無法與惡魔或混血種對抗。

不過規則外的力量對遵從規則活著的混血種會成為威脅,退魔將超能力者當為隱藏子彈,在爭鬥中的最後一刻讓他們登場,出奇不意的攻擊混血種。也就是"作出一瞬之間的隙縫的子彈"是退魔者對超能力者的認識、使用方法。

 

直死之魔眼(技能)

遠野志貴跟兩儀式所持有的眼。能目視事物之「死」的眼。以腦髓與眼球的組合發揮機能。

萬物在誕生的同時已經包含著「死(物質的壽命,誕生的瞬間被訂下存在界限)」,直死之魔眼是能夠目視到此物之眼。

魔眼中最高位之物,腦髓的線路對根源之渦敞開著,通過此而將理解到的「死」用視覺化表示。能夠看見容易給予事物死亡的黑色「線」以及事物的"死亡"本身的「點」。只要把線切斷的話,即使本體還活著那部位還是會死掉(無法再次使用)。只要刺進點的話,對象個體會完全的停止動作。。線即使不去意識也能看到,但是想要看到流出線的原因「點」必須要極度的集中精神。

想要看到「死」一定得理解對象,要與根源之渦中對象的頻道配合才行。也就是想去目視(理解)生物之外的「死」的話,腦袋的線路會往完全不同的方向運作,所以對腦袋的負荷非常大,會引起頭痛。如果一直看下去腦袋就會燒壞變成廢人。

遠野志貴的情況是原本就擁有的才能(能夠看到原本看不見之物的「淨眼」)因為8年前體驗到「死」之後發展之物,嚴密的說是超能力,被認為是只有上人才擁有的淨眼。兩儀式的眼是原本肉體就擁有的一部份能力,因為兩年的昏睡而覺醒。

只要刺進就能將事物的「概念」殺掉,所以基本上什麼都能殺死,但是要捕捉得到「死」才有意義,所以一定得由能夠目視到「死」者刺進才有用。

另外,本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那個時代中無法殺掉(無法破壞)的東西,由於無法理解那對象的「死」所以點和線都沒辦法目視到,也就是無法殺死。身為人類的保有者會以當代的人類界限為基準。

兩儀式自從被蒼崎澄子刉禸豏s法後,能夠按照自己的意思控制,可說是高度的直死之眼保有者。日常處在能看到死的狀態中。不會像遠野志貴一樣的頭痛。

有時會被稱呼為「魔眼」,但是這種程度的能力是魔術不可能做到的「超能力」,所以用「直死之眼」稱呼比較正確。

嚴密的說,遠野志貴的是淨眼、兩儀式的是「直死之眼」,兩者皆是超能力。

 

直死之眼【ガソ他】

式擁有的超能力。雖然擁有跟被稱為魔眼的魔術行使相似的性質,但分類來講是屬於超能力。

能夠做到"只有概念性"的以視覺情報捕捉「存在的死」。"死"成為"線"浮雕在其存在的表面,那條線被切裂了的東西將不過問材質、性質的到達「死」。

由於兩年的昏睡狀態、長久的與「 」接觸,兩儀式所得到的力量。本來式的肉體就有看到死之線的機能,只是由於事故而覺醒。

原本,直死之眼不過是「兩儀式」身體,擁有的小一部份機能而已。

 

月慼iガソ他】

奈須蘑菇擔任劇本的電子小說。

與式同樣擁有直死之眼的少年的故事。

跟「空之境界」有不少共通點、兩者維妙的連結再一起。

以同人作品發表、現在已經製造終了。再製作的準備是有或沒有呢...?

 

廣播劇CD【ガソ他】

似乎是很早以前發售的東西。現在已經成為稀有物品了。

另外,廣播劇化的是「俯瞰風景」。要怎麼說呢,選來選去居然是平凡的這話廣播劇化。

配音的聲優們都非常熟練,以當時立場來講是無法想像的豪華陣容。

 

立方體行李箱

蒼崎澄子使用的包包。大小約可以容納進一個人,幾乎是完全的立方體。

裡面有著固體化的黑闇,如荊棘般的觸手伸出、捕獲對象,將對象拉進箱子內用數千張的小口咀嚼。

科尼勒斯•阿魯巴在被咀嚼而死之前,認出這個箱子是出現在神話中,封印住魔物的那個箱子。

 

發火能力【ガソ他】

(Зр⑦ЪュЯヤЗ裔納懘昒褲傑蒯/Spontaneous Combustion/自燃)。被稱為人体自然發火現象。原因不明的發火現象。

黑桐鮮花擅長的魔術,但比起魔術更接近超能力,超能力的說法為「еユ①ワбЁЗ」。

並非用火焰燃燒對象、而是讓對象自己起火燃燒的攻擊方法。

關於人體發火現象的解釋眾說紛紜,但鮮花的發火能力是精神的昂揚使人體產生電氣的「人體帶電說」與空氣中被大量放出的電子為其原因的「電磁波說」兩者的混合。

 

葉山英雄【人名】

前禮園女學院1年D班的導師。檯面上因負起11月學生宿舍失火的責任被卸除導師職位,此後行蹤不明。但其實已經死亡,遺體成為黃路美沙夜的妖精的素材了。

被學院討厭的人,背負著龐大的負債。拜託學園理事長的哥哥得以進入學園當教師,但是完全不想努力工作賺錢,將班上學生帶出校園援助交際借此賺錢。

在學生宿舍放火的犯人。

 

封印指定(用語)

用學問無法修得的魔術,因為那體質的關係而被限定為只有一代實行可能,魔術協會作出過去、未來都不會再出現的判斷,將擁有稀少能力的魔術保有者當作貴重品優待,魔術協會為了把那奇蹟永遠保存,使用所有力量保護魔術師來當作榜樣的條款。不過事實是將擁有希罕才能的魔術師、觸犯禁忌的魔術師以保護的名目拘束、捉拿,終其一生幽閉。

是給予魔術師的稱號,對魔術師而言是最高等級的名譽同時也是麻煩事。魔術協會的善意行動,但對被選上的魔術師是等於宣判死刑的意義。因為此後將無法再學習更高的魔術,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敕令退回、逃亡到偏僻之地。

逃亡的封印指定魔術師有兩種,「完全將消息斷絕、隱匿起來,將魔術傳給後代的隱者」與「閉居在自己的領土內,全力將魔術登峰造極的賢者」。

前者雖然必須在其才能被埋沒前發現並保護起來,不過危險度接近零,如果不是具有相當才能的話,不需要派出追兵。後者會將才能更加鑽研,不出數年就能成就對魔術協會非常大的成果,不過這類人不存在有道德或正義、會犧牲無關係的人們。

只要魔術不暴露的情況下,即使是後者也會被放置。但是公開了的場合下,聖堂教會會派遣代行者,不僅是賢者連同其研究成果一起毀滅。所以封印指定的執行者將會與賢者及代行者成為對手。

那執行者與教會中的異端審問員被並稱為「代行者」,魔術協會誇耀的狂人魔術師的任務。由於執行的是重要工作,所以酬勞也很龐大。

稀代的人偶師蒼崎澄子,因為能夠作出「完全一樣的肉體」所以受到封印指定。

 

巫W(家名)

古老的純血腫。專職祈禱、招魂的家系。本來是靠詛咒謀生的家族。巫W這個姓是汙穢的言代(日本古代可以聽到神明訊息的人)。魔術師的家系。

巫W霧繪入院不久後,兩親及弟弟因為事故死亡,隨著霧繪死亡,一族的的血脈也斷絕了。

 

巫W霧繪【人名】

二重身體者。二十歲後半的女性。接觸的三人之一。古老術師家系。白日夢與浮遊。

因生病而入院。肺部的腫瘤轉移到全身,唯一保持正常的只有頭髮。每日祈禱著「希望明天也能夠活下去」的入眠,視力也幾乎消失了。所以無法離開病房。

望著病房的窗戶詛咒著外面的世界,失去視力前已將週遭的風景記在腦中。因此被荒耶宗蓮相中,給予了浮遊的第二個身體。

被病魔侵蝕、在病房度過一生的女性。由於失明而變為能更明確的認識外界,因為荒耶宗蓮給予的身體成為自由之身。

但,原本沒有目的的她就連目的地也沒有,只是浮遊著,也因此產生了數名的被害者。

希望在活著的狀態下飛行,所以帶走黑桐幹也。想讓在第二重存在周圍飛行(後來變成自殺者)的女性發現而把她們從無意識的印象拖回現實,結果她們理所當然的飛行,然後理所當然的墜死。

那「你正飛著」的印象刷寫已經超過暗示的領域,到達洗腦的程度。不過對沒有生存實感的兩儀式沒有效果。

最後,二重存在的第二個身體被式殺掉,嚮往那「死」的觸感而選擇從大樓墜落死亡。

另外,巫W是以言靈當作終生事業的一族,與兩儀、淺神並列古老家系。

恐山的巫女是為了看見冥界而失去視力,但她是因為被病魔奪去視力所以那力量才會開花結果。

註:在日本東北地方的招魂巫女(日語名"ユУヵ",巫女的一種),大多是先天或者後天失去視力變成盲人的女性,據說是為了看見冥界而失去視力。 

 

巫W大樓(地名)

巫W所建築的20層大樓,總長度超過70公尺。全面皆鋪張著玻璃。由於巫W霧繪的二重存在使得大樓樓頂不斷有跳樓自殺事件。

這個大樓樓頂的「紀錄的時間流逝」太慢,導致她們生前的紀錄追不上死亡的時間。因此存在著自殺者的幻象。

 

佛舍利

荒耶宗蓮埋進左手之物。佛陀的靈骨。

據說合適的人持有就會增加、不合適的人持有就會消失。

另外將現在地上所有的佛舍利聚集起來,大約能有一小隊左右的佛陀。

 

ネ行

 

魔眼(用語)

魔術師所持有的一工程魔術行使。將本來是從外界得到情報受動機能的眼球,改變成為由自身向外界附加的能動機能。直接的說就是將視線之內的所有東西問答無用的附加上魔術的代物,

目標的對象看到魔眼的話,效果會飛躍性的增大。簡單的說就是不能看到的東西,光是被看到就能將對手嵌進自己術中的恐怖魔術特性。由於那隱匿性及能力,在魔術師之間魔眼是一流的証明。將自己的眼改變為魔術回路的技法與魔術刻印相近。

魔術師經由靈體方面的手術使認識能力向上提升,不過人工的魔眼頂多只有『魅惑』『暗示』『束縛』程度的力量而已。平均則是『束縛』。

另外一種是眼球與腦的認識能力向上提升所得到的能力,『石化』『直死』這類強力的能力,這些魔眼是魔術無法再現、生下就擁有的眼,強力的魔眼擁有者,絕對是"一出生就擁有"的限定。

Rider的石化之魔眼、能看到死亡的魔眼等等..這類是魔術也無法再現的"超能力"。這些能類被稱呼為『XX之眼』。

能力有各式各樣的種類,看見本來看不見的東西的『淨眼』、遠隔視、透視的『千里眼』、吸血鬼多數持有的『魅了』、目視事物之死的『直死』、將東西變為石頭的『石化』等等

魔眼的等級可以用顏色分辨,通常的魔眼是紅色或綠色的光,強力的魔眼是黃金色的光輝,神域的魔眼是像寶石、彩虹般多彩的偏光。黃金、寶石、彩虹是特例,也就是超能力。

『直死』『束縛』『強制』『契約』『炎燒』『幻覺』『凶運』等等介入他者運命的強力魔眼為特例,而在這些特例中最高位的是『石化之魔眼』。第五次聖杯戰爭中Rider所持有的是超越最上級吸血種持有『黃金』的『寶石』。在更上層七彩的如萬華鏡般混合的『彩虹』,是月之王的証明。

 

魔眼殺ウ【E飾】

能夠壓抑魔眼之力的魔術物品。由於是眼,所以大多都是作成眼鏡。橙子所戴的眼鏡也是魔眼殺ウ。

「月姬」的主人公•遠野志貴無法承受變成能夠目視死亡,經由轉手得到橙子精心制作的魔眼殺ウ而勉強的能夠普通生活了。

不戴上魔眼殺ウ而生活的式••••並非是怎樣自暴自棄,而是表示已達觀了的精神。

另外,橙子花費巨額投資作出的式用的魔眼殺ウ,因為「為什麼我非得要讓你高興才行」的被式退回了。

式把眼鏡退回的理由,似乎跟禮園的制服時是一樣的理由(詳情請參照空之境界下冊的P208頁)

第五次聖杯戰爭的Rider為了壓抑太過強力的魔眼「ワшмяユ」,將其封印進一整個結界(世界)「自己封印•暗黑神殿」內。

形狀不只是眼鏡,隱形眼鏡也可以。不過遠絰試做的硬式隱形眼鏡超過24小時就會失去效果。

 

魔術【ガソ他】

人為的將神秘、奇蹟再現的行為總稱。

依門派而有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將術者體內或外界的魔力做變換"的機構。

依照各門派所決定的基盤(系統)由術者傳送命令(指令)使預先已經做好了的機能(程序)實行。

運送命令所必要的電流就是魔力。

魔術雖然有萬能的印象,但基本上是以等價交換來引起神秘。

從"有"之中拿出"有"來、從"無"之中無法作出"有"。將能夠做到的事情引發而不能做到的事情則無法引發。

但,向那「無」、不可能的事挑戰才是魔術這門學問的本質。被稱呼為大魔術、大儀式的大型魔術就是為了到達「」、魔法的挑戰。

大主題•「空之境界」也可說是一位魔術師向「無」挑戰的故事。

 

魔術回路【ガソ他】

魔術師體內所擁有的擬似神經。為了將生命力變換成魔力的路、也是成為基盤與大魔術式聯繫的路。

從生下來就已經決定擁有的數量,魔術師的家系會自己動手腳,使魔術回路既使多一條也好的讓後繼者誕生。

越古老家系的魔術師會越強就是這個原因。

以魔術回路的多寡、血脈的品質來講的話,科尼勒斯•阿魯巴毫無移問的是一流的魔術師。

其實蒼崎澄子跟荒耶宗蓮的魔術回路也並不多,澄子為二十、荒耶大約三十。

雖然是被認為天才的兩者,但澄子是血脈以外的才能、荒耶是不斷累積的苦惱而獲得壓倒其他人的力量。

 

魔術協會【ガソ他】 

不問國籍、人種,由學習魔術的人們所組織的自衛團體(當然,是名義上)

管理、隱匿魔術,以其發展作為自己的使命。

為了從威脅自身的東西(教會、除了自己以外的魔術團體、對觸碰禁忌的人類降下處罰的神秘)保護自己而擁有武力、為了讓魔術更為發展(也可說衰退)而創立研究機關、治理抑止魔術犯罪的法律。

本部位於英國的倫敦,有"時計塔"的異稱。

創始之時似乎被分為三大部門,埃及阿特拉斯山的「巨人的穴倉」、在北歐根深蒂固的複合協會被稱為「彷徨海」的前協會、自從時計塔成為本部後漸漸的荒廢交流了。

另外中東圈的魔術基盤與大陸的魔術思想無法相容,現在表面裝成互不可侵的樣子。

 

魔法【ガソ他】

與魔術不同的神秘。魔術師們的最終到達點。

將當時代不可能實現的事變成為可能實現的就是「魔法」,只要投注時間、資金就能實現的"成果"不能稱為魔法。

現在,在魔術協會中有五個已經被確認的魔法。

第一魔法、第二魔法即使在教會中也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知道。

據說已經不會再有「魔法」增加,但黑桐幹也確實的說中了還尚未實現的魔法。

 

魔法使【ガソ他】

不是魔術的神秘、將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變為可能的人類俗稱。

過去文明尚未發達的時代,魔術師大部分皆為魔法使。

但隨著文明的發展不可能變成了可能,魔法的價值墜落到成為魔術,神秘在現實面前吃下大敗仗。

---但是,在那之中還是有著,現在還留在人類手上的奇蹟之存在。

能夠將那神秘實現的魔術師被稱呼為"魔法使",集畏怖跟尊敬、憧憬跟嫉巧韝@身。

在空之境界的世界觀中,魔法使似乎還有五人尚在。

 

魔力(用語)

對魔術師來說像是汽油般的東西。為了讓魔術發動的要素。引起神秘的燃料。換句話說可以說是生命力。有人認為是原初的生命力、也有人認為就是生命本身。

充滿世界、自然的行星吹息"大魔力",有大源(馬那)以及生物體內作成的小源(レЭ)。兩者的值幾乎沒有差別,單純的大源的量比小源的量絕對性多。

馬那是充滿大氣「那個空間」所擁有的魔力,因此魔術師可以自由的行使,行使量則是與魔術師的容量、魔術回路的數量相稱。

大部分的魔術師是使用小源發動魔術,但歷史尚淺的魔術師要進行古時確立儀式,從自然界攝取馬那用來行使魔術。

即使是一般人也有些人擁有微弱的魔力,但如果沒有魔術回路的話,魔力就無法生成,只是"保存著"魔力而已。所以魔術師只認定帶有一定以上的魔力者是魔術師。

 

抑止力【ガソ他】

在這裡舉例的是由集體無意識所作出的安全裝置。

人類祈求迴避破滅的願望的阿賴耶識、星球祈求生命延長的思念的蓋亞,被分為此兩者。

兩方皆以維持現在的世界為目的,當有毀滅世界的要素發生時的瞬間現身,將那要素抹殺。

由於是無意識,因此誰沒辦法看見、也不會被任何人意識到。

抑止力是沒有形體的力量之渦,會隨著必須抹殺的對象改變規模後出現。如同絕對能得到勝利般的,以在對象之上的能力值出現。

大致上抑止力所推一把的「正常人」會將毀滅的要素排除,而其結果使之被歌頌為「英雄」。

由阿賴耶識側的抑止力變成英雄的人類,死後似乎會被納入阿賴耶識,其真偽未定。

也被稱為反向的守護者,絕對不會自己開始展開行動,只會針對發生了的現象而發動。

 

兩儀(家名)

古老純血種的一族。兩儀式的本家。兩儀是「由混沌分出陰陽的兩儀」與「2個系統(人格)」的意思。

能高準確率的生出二重人格者,但不是解離性同一性障礙,擁有只有事物優先順位不同的異性人格存在。因此兩儀的小孩會被準備好兩個同樣發音的名字。式的情況是女性人格的式和男性人格的織。只是兩重人格者非常容易發狂,在這幾代中只有式一人正常的發育了。

數代前姿意創造劍的門派,所以家中有道場。繼承者必須每月月初與代理師傅進行一場認真的比試。

 

兩儀式【ベブよゐ─ウわ】【人名】

身高160cm。體重47kg。十歲後半的少女。故事的主角之一。陰性。像男人般粗魯的語調。第一人稱為"レя"。

兩儀家作出的與「根源」連結之物。起源為「虛無」。備註之神。非常有教養的大小姐。字很精巧。在本人的面前雖然不說,但非常喜歡黑桐幹也。而且ч⑦Ыя、Ш⑦ヰя屬性(*註)。熱中一件事物的話會做到滿足為止,雖然麻煩但是一旦開始的事不做到結束就不善罷甘休。個性笨拙且唯我獨尊。

直死之眼的擁有者。無法殺人的殺人鬼。「兩儀式」中肯定的人格,擁有肉體的所有權。喜歡刀劍。高中時代黑桐幹也的同班同學。由男生看來是美女、由女生看來是美男的中性氣質。冷淡的性格,任何事怎麼樣都與我無關的生活方式。

使用小刀當武器,但真正的武裝是武士刀。一拿起武士刀就能發揮接近未來預測、完全不同等級的戰鬥能力。但是依然不及從者。

在到十六歲之前只穿過和服(在許多小地方加過工,能夠使用高踢),但因為在高中遇到的同學的一句話而購入了皮革夾克。此後變成冬天就會在和服外加上皮革夾克當短外套的奇妙服裝。

似乎在服裝方面非常拘泥的樣子,但實際上本人根本沒在注意。只是穿著自己喜歡的衣服,結果變成「一直都穿著和服」「鞋子是用長筒鞋帶皮靴當做木屐」「......有點不願意的紅色皮革夾克」的裝扮。

粗魯、薄情又不留餘地,但有時會有像少女般的反應。幹也曰:用動物舉例的話像是兔子。

刻意生出人為的二重人格者的兩儀家的次女,被認定擁有多重人格者的素質、把哥哥放到一邊的繼承兩儀家。

由於從小時候就知道了自己的異常,極度討厭人類&討厭自己。也因此變成了冷淡的性格,但內心某處夢想著普通人的幸福。

.......因為與那夢想的具現化相遇,使得她的命運產生巨大的變動。

擁有名為「織」男性人格,但因為故事而死亡了。取而代之的是事故的後遺症,也就是此後變成能夠目視死之線的體質了。

從昏睡醒來後失去了生存的實感,著急的想藉由殺人而得到生存的實感,但因為許多的偶然與善意的妨礙所以沒辦法滿足。

一邊抱持著無法明確的生存實感、今日也依舊前往橙子的事務所的怠倦少女。

另外雖然是閒談,式的對人感情非常動物性。

與喜歡或討厭沒有關係,會先將人類區分為可以在一起的人類跟不想在一起的人類。

可以在一起的人類的話即使討厭也似乎能接受在一起,橙子是歸類於討厭、鮮花是歸類於喜歡的分類。

當起問幹也呢的時候,本人則回答「不知道」的樣子。

註:ч⑦Ыя是美少女遊戲的一種屬性,意指病態的愛情、有點問題的愛情、異常的愛情,舉例來說像コプわエ的佐藤良美、Fate的間桐櫻等等,有點異常、容易壞掉或黑化的角色。

註:Ш⑦ヰя也是美少女遊戲的一種屬性,普通時刺刺(Ш⑦)的、有時會忽然生氣(ワя),罵主人公「去死吧」,舉例來說像コプわエ中未進入Ш⑦Ыя模式前的椰子スィノ。

 

兩儀織【ベブよゐ─ウわ】【人名】

兩儀式的另一個人格。失去的人格。殺人鬼。

在兩儀式中接受"否定"的人格,像少年般的語調與行為舉動。

雖是雙重人格,但式與織不是解離性同一障害。互相只有行動的優先度是不同。

接受兩儀式的破壞衝動的織,並非純粹的殺人鬼。討厭自己的衝動的織、自己退到了式的內側。

但是,這層關係也因為黑桐幹也的出現而改變,在兩儀式發生意外之時,代替式消失了。

男性的織不見了式卻還是男性語調的理由,在「殺人考察(後)」有提到。

 

「兩儀式」(人名)

寄宿於兩儀式身體中的人格。本來應該消失的,但是由於兩儀家的技術而逐漸形成人格中。與其說連結著根源不如說就是根源之渦的一部份,就連創造新的世界也有可能做到。

與平均性、擁有寶具的從者一對一戰鬥的話,能夠做到防禦戰程度的戰鬥。

月姬、Fate、空之境界、DDD中(從者除外)僅次於ヤюヱラユЭ裔痀磈慳懘腎鉸褲臟鴝馦臚G強。而ORT是「單純以實力來講的話」最強的,所以被認為可能擁有各種的特殊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