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資料經由友站ェブモソヂ亭京イモ的許可翻譯而來,再自行盡可能收集、尋找各式各樣考察。

======================================================================================

 

青柳正

廣域暴力集團七瀨組的年輕人。西野晴墨的大哥。

用一句話來形容他就是最差勁、卑劣的人。古老型的流氓。比起企業能得到的利益更重視其過程中的暴力。一面經營非法的金融會社、一面為了追逼債務者而將錢借給無法還錢的弱者藉此徹底欺負,因此人生被破壞喪失性命的債務者不在少數。

理所當然的與有先見之明的現代流氓西野關係非常惡劣,頻繁的使用暴力、痛罵。在黑社會貸款衰退、風俗業擴大,兩人的立場開始逆轉之後更加的惡化,好幾次都打算殺掉西野。

非常中意霧栖糷@郎,常常將他帶出街外、數度讓他在自己的工作場所露臉。在那裡只是因為t車和m的母親是弱者的理由而將她追的走投無路,並且下達了會讓t車和m無法再拿球的宣言。因此在2001的秋天被霧栖糷@郎襲擊、受到頻死的重傷,最後被『剛好』正在現場的西野處理掉了。

 

惡魔

荒誕無形,以人類的愚昧與墮落所創造出來的現象。

與虛構的觸覺同是空想的怪物,也就是能夠容許惡魔。

 

惡魔使

使役惡魔者。

迦遼海江跟石杖所在屬此。他們在欠缺的部分裝上惡魔然後使役。

 

惡魔憑依

類激化物質異常症(ヤヶЯЗЬ異常症)、A異常症、是稱為細胞受體衝突症(яЙкУヱьЧЁш)的突發性精神障礙的總稱。

 

除魔

連人帶魔一起摧毀。雖然可以讓除魔對象恢復成人類,不過回歸社會則是絕望的。被石仗所在除魔後的患者不再是「惡魔憑依」,所以能當作特例送往普通的病院。

 

受體

受體(receptor)是存在生物體內,接受物理或化學刺激,並透過不同信息傳遞鏈產生生理反應的分子。

例如神經細胞上的受體,可以接受環境中各種不同刺激,將其轉變為以電信號或使神經細胞釋放出神經傳導物質,並透過神經系統傳回腦中產生感覺。大腦也可透過神經系統將神經衝動傳至肌肉上的受器,讓身體做出反應。

受體可以是細胞膜上、細胞質或細胞核內的分子;與特定的物質(配體),例如神經傳導物質、荷爾蒙、生長激素等結合後,可以產生一系列訊號,讓細胞產生特定反應。

感謝S. Peter桑更正

 

類激化物質異常症

俗稱惡魔憑依的精神障礙。也稱A異常症。指變得無法制御自己的感情的精神障礙者。世間一般以躁鬱的強烈自律神經失調症認識。

因為強烈的感情使得神經傳遞物質(配體)放出過量,受體刺激劑(配體)變成毒性,細胞受體遭到破壞。細胞受體為了鎮靜那感情於是調節出全新的人體機能。其結果卻造成人體的存在扭曲。

依照症狀的輕重順序分類為A、B、C、D。輕度的話人格改變、喪失自我、由強迫觀念導致的自傷行為、自殺未遂轉變為向週遭發散殺意。重度的發病者不僅是精神面,就連肉體面也會產生人體原本無法擁有的機能。簡單的將症狀分類,可分成"將原本擁有的機能向上或向下調節"與"使肉體產生變化的機能"。

初期症狀跟精神病患相似,自我的增大或者減少、與周圍的摩擦、對個人的執著,單獨一個人所無法承受的腦波的暴走。因此,腦的受體遭受到龐大的壓力,受體為了解決這原因而"疼痛的話就給予不會痛的身體"、"希望變回野獸的話就給予像野獸一般的身體機能",如此一般的開始營運全新的人體。

類激化物質異常症所產生的變態,只要本人渴望的話,通常都能夠得到原本不可能達到的力量,但終究是非可逆性的自壞。舉例來說,因為某個理由使得生來的身體機能喪失者,即使經由類激化物質異常症取回那機能,其形與心也會變成和原來不同之物。

新部是夢幻的新造機能,但也因此對普通的組織而言負擔太大。所以,如果過分濫用新部在生存以外的地方,內部就會壞死而導致死亡。通常這種狀況都是毫不治療、單身獨自生活的重度類激化物質異常症患者居多。

類激化物質異常症患者大多也會併發精神障礙。大部分是精神障礙先發病,但也有得到新部後來精神障礙才發病的患者。

A判定的依據是擁有患部但沒有新部的患者。B判定的基準較為模糊,但通常是像久織卷菜般外觀看來新部比較性的安定、勉強在能進行現實性治療的範圍之內、且可能得到手術許可者。也是患者數最多的判定。C判定是病症已經安定的患者。D判定是末期患者。治療、切除皆不可能,或許是成體。

即使在D判定的患者之中也屬特別的患者、因為已經失去了作為人類原型的意義而被用「無」稱呼。目前確認的有Heartless(гみЬяЗ)與brainless〈йяユ⑦яЗ〉,brainless是石杖火鉈。

切除D判定患者的患部與死亡無異。在レэヮ記念病院中有數度進行B判定患者的手術,但是手術後變得完全無法對外界事物做出反應。也就是,即使是B判定的患者,切除患部也會變成廢人。也有例外回復成正常人的女性,但是無法忍受自己的罪行而將心靈封閉了起來。

因此就算切除患部可能有辦法使人體回復正常,但心靈是不可能回復正常的。實際上心靈的治療沒有成功過。

類激化物質異常症的三點要素為「使受體刺激劑異常分泌的原因-患部」、「藉此而新生的機能-新部」、「培育出患部之原因-情感暴走」。一般比起常人更加強壯,神經性的麻醉很難起效用。

造成類激化物質異常症的原因的病原體之總數已經判明,不會再向上增加。但是清楚的只有數字而已,從"是誰"到"怎樣的患者會發病"皆不明。病原體的滅菌在1990年已經完成。可能感染者約有20萬人、有發病可能性者最多為5000人。在2004年8月13日這個時點約發現4000名患者、其中約3000死亡、進入レэヮ記念病院的患者約600人。

病原體潛伏在外界的耐久力與給予人體的影響力,在這些方面感染力比起現存的任何病原體都強,但唯有繁殖力在CDC(美國疾病管理預防中心,負責疾病的預防與傳染病發生時的對應)排名中位於C以下的最低等級。因此不會發生第一世代患者生出第二世代患者、病原體增加患者也隨之增加之類的事。但依日守秋星所言也有可能以血液感染。

患者或被害者會收容到レэヮ記念病院,但被石杖所在除魔的患者不會再是「惡魔憑依」,所以能當作特例送往普通的醫院。

 

鑄車和觀

被稱呼為「sinker」的連續殺人鬼。唇部有縱向的切傷。三振生產投手。三振王。藉由憤怒而起動的惡魔憑依。得到新部之後精神障礙發病,行為退化至幼兒程度與部份記憶缺失為其象徵。

母子家庭、家裡經濟極為窮困。因此被週遭鄰居的大人或小孩們輕視、在學校也因為繳納不出學費與午餐費而不被當作學生對待,就連班導的女老師也採取將他列為公認迫害對象的方針以壓抑班上的不滿。所以在學校中就連午餐也沒有正常的吃到。

比石仗所在小兩歲、比霧栖彌一郎小一歲。住在能圖工業區、從小學時代時就在那與打擊手的霧栖以及接球手的少年,三人一起玩棒球。五年級時被監督勸誘,與霧栖、接球手的少年一起參加少年棒球錦標賽,但由於進步過於神速,不到一年就與其他的小孩們差距太大,而被疏遠了。

其後,在三人練習的場所中,向宣稱能實現願望的戴著帽子自稱惡魔的男子許下了「想當上絕對不會被打到的投手」的願望,而得到了「被打到球就會死亡」的回應。因為同樣許下「想當上全打席全壘打」願望而得到「沒打到就會死亡」回答的接球手少年,隔日沒打出全壘打死亡,所以之後的每一球都變得像互相殘殺、奪取性命般。因此,恐怖與執著變成磨練右腕的原動力,不僅是比賽、就連投球練習也帶著殺氣,所以在隊內變得更被孤立。但是成為了「以救援投手在7局登場之後就連一次的打擊都不會被擊中」如此驚異比分誇耀的投手。

此後sinker的名字遠近馳名,成為縣內第一的變化球投手。但是變得不再與霧栖打棒球之後,棒球對他而言除了拷問之外毫無其他意義可言。就連過往那些快樂的時光也變得快要回想不起來。即使如此,為了看見母親的笑容也還是持續打著棒球。

自從霧栖上了國中之後,兩人再也沒有見過面。

高中時代隸屬於ヵヤь⑩丘高校、被稱讚為天才投手。擅長變化球的右投。肩上投球、側身投球、低手投球,熟習各種的投球法,但小學時由於身高嬌小所以放棄了肩上投球,改用側身投球。低手投球則是關鍵球,在成為被稱呼為「sinker」的殺人鬼之後、變得只在要投出會直角彎曲的球的時候使用。

以棒球特待生的身分,學費全免進入ヵヤь⑩丘高校,在現役時代以支倉市存在的兩位「殺人般的棒球選手」的其中一位聲名大噪。其原因是對打擊手而言,只能夠想到是直角轉彎般程度的美麗Shoot ball(噴射球、內飄球、內角上飄球)、確實的球軌、膽力、產生飛向頭部的觸身球之錯覺。只不過鑄車一次也沒有投出過死球。

2002年夏天的地區預選三次戰中,與霧栖彌一郎所屬的支倉第一高校對戰,在前日向霧栖請求「毫無保留的打垮我」。但關鍵的霧栖雖然從先發投手上打出兩隻全壘打、將ACE投手拉下後,卻因嘔吐過度而失神昏倒,使得對戰無法實現。

2003年成為新ACE投手,但在8月地區預選決勝戰前日,遭受以@倉弓夜為首的8名部員凌虐,手肘與手指被破壞(粉碎性骨折),決勝當日以故障為理由從陣上退下後引退。之後用連正常動作都做不到的手腕不斷的練習投球,但地位下降到連後輩也會對他呼來喚去。12月時在授課中闖入@倉的教室打算毆打@倉,但被教師阻止,接受支倉市警察署少年育成科的指導。在這時的紀錄中,鑄車陷入極度的錯亂狀態。三日後從拘留所被解放、接到學校的退學處分通知、以自主退學的形式結尾。暴力未遂的原因被認為恐怕是與@倉與其夥伴們將鑄車的母親追逼至自殺有關聯。但鑄車並沒有理解母親的自殺。

@倉的暴力事件(恐怕12月的鑄車暴力事件也是)學校方面加以隱蔽,並沒有公開。其後再也沒有人見到鑄車,有在流浪者之中見到的傳說。有試著因離家出走而當作搜索對象,但是沒有任何發現、保護到鑄車的警官。

2004年7月在流浪者之中有像是鑄車的少年,但處於意識漂浮、連自己的名字也無法說出口的狀態。抱著彎曲、骨折的右腕,訴說著想當上投者,同情他的流浪者帶著他去看SVS,之後慢慢的回復到普通的精神活動。某日在注視著投手們的聚集時,與自稱惡魔的男子再會,得到患部跟新部成為惡魔憑依,再次的又能夠投球了。

新部是血液。使附著在球上的血液爆炸而得以快速、激烈的改變球軌或者加速球速,但由於爆發力強烈,所以變化次數只限兩次。因為再次開始打棒球、了解到使用這個能力的自己是惡魔憑依,依照著SVS的規則殺害過去的隊伍夥伴。持續SVS也有部份原因是希望被霧栖打垮。在此時的肉體已經相當疲憊、經常感到強烈的寒氣,就連記憶也嚴重缺失,已經無法保持正常的自我。完全不洗澡、衣服破破爛爛、左腕赤裸著但右腕則是到手掌為止,全部都用長袖覆蓋,臉部用派克大衣的帽子隱藏著。

殺害方法是以剛速球命中頭部使頭蓋骨碎裂,造成腦挫傷。也有沒奪去生命的案例,但那場合則是會將手肘擊碎奪走選手的"生命"。再者,殺害對手的行動只限定於三振後逃走的場合。殺害對戰對手是因為"如果不這麼做就沒辦法回家"的強迫觀念。

雖不及月見里朋里或日守秋星,但擁有凌駕於一般人的身體能力。

8月18日在能圖工業地帶邊的借地人建設現場的直角轉彎道路透過鏡子與霧栖糷@郎對戰,漂亮的被打垮之後經由石仗所在除魔。其後被警察暗中保護起來。

 

鑄車和觀的母親

經濟極度的窮困,沒有學歷、年紀輕輕時結婚之後離婚、要領不好。因此沒有固定的職業、靠著撿空瓶空罐子的資源回收,每日僅能賺到一、兩張紙幣。

和觀參加少年棒球錦標賽之後,因為他的活耀而變得開心許多。

從青柳正的黑社會貸款借錢,不過之後順利還清。2003年12月被瀨倉弓夜們追逼至上吊自殺。

 

石仗所在

除魔師。白髮,但進レэヮ記念病院入院前,似乎是普通的顏色。座右銘是「今後的人生儘可能輕鬆的度過」。喜歡垃圾食物跟酒。不喜歡軟性飲料。正在猶豫要不要接受照顧工作而前往面會時,被迦遼海江一眼KO。雖然討厭海江,但非常喜歡海江的笑容。

通常沒有什麼幹勁,自虐習性但正面思考。不是一個人的話就無法活下去的弱小生物。大部分都事都會給予肯定,但對於將一個東西分給兩人的行為表現難色。原本就懶的出門再加上迦遼海江是完全的窩在家裡,所以完全不出支倉市。似乎有閱讀過克蘇魯神話的樣子。

居住在支倉第十三號福利設施的四樓邊邊的房間。退院之後為了從久織卷菜與久織伸也引起的騷動中保護自己而在福利設施跟實家之間選擇性居住。

支倉第一高校時期時在籍棒球部,但並非一開始就入部而是在二年級之後與其他活動一起兼職入部,接著突然成為正規選手。此後一直到三年級的夏天為止,一直當作代打人員參加。在霧栖糷@郎拿出實力之前,被稱讚為天才打者。

2003年2月14日被妹妹火鉈從左臂的上臂中間以下吃掉。但是被吃掉的手腕還在火鉈的胃中蠢動,並且不管怎麼看所在都是加害者而火鉈是被害者。其後,在敗給戶馬的的火鉈準備反擊時,用棒球棒攻擊將火鉈打暈。在此之後所在在火鉈心中的地位從「哥哥」降到「(笨蛋)大哥」了。

左腕的傷沒有任何外傷以及後遺症,但不論裝上任何義肢失去的左腕都會疼痛。原因是雖然肉體上失去了左腕,但概念上還存在著。唯一適用的只有迦遼海江的義肢。

失去左腕時是大學生,但半年之後被送往病院,大約收容於A棟一年。被戶馬的命令在醫院期間盡量與多一點的病院談話,所以不管對方是如何病症都會跟他說話,有幾次差點被殺掉。在醫院裡頭例外的度過著細密的規劃活動。

在進入レэヮ記念病院的半年後,也就是2003年7月完成類激化物質異常症的治療流程。2004年初因為捲入院內的紛爭所以出院被延期到八月。再者,本來應該堂堂正正的出院,但因為久織伸也的自殺事件只好隱密的出院。

出院後的第一個月是在石杖邸生活,但石杖邸賣掉之後開始入住支倉第十三號福利設施。

2004年8月9日與霧栖糷@郎再會,為了與偽裝成石仗所在販賣違法藥物的久織伸也區別而參加SVS。一開始只是為了結束麻藥事件,準備在SVS被三振而參賽,不過因為對戰投手的球太好打了,在條件反射下不小心打出去。8月9日與sinker相遇、進行SVS對戰。在兩好三壞球的局面時,因日守秋星的亂入免於一死。

完成鑄車和觀的除魔工作後,暫定的得到能自由使用迦遼海江的左義手的許可。

2005年2月13日到14日,在レэヮ紀念病院毀滅的幾乎同時刻,夢到了院病內所發生之事的夢。

自從失去左腕後無法感受到事物的威脅感,但依然會覺得恐怖。作為左腕被吃下的後遺症是白天的記憶到了夜晚會全部失去。白天的記憶會依照身體狀況大約從早上九點開始到下午六點、或者太陽下山之後全部消失。夜裡的記憶是聯繫在一起的,所以記憶會從手冊補足,但那手冊時常寫的太快,導致石仗所在連自己在寫什麼也看不懂。

雖然並非惡魔憑依,但卻是相似症狀,因此入院了一年半。從旁看來是完全沒有實害的惡魔憑依。

接下幫迦遼海江穿卸義肢的工作,月領20萬。

一旦開始作事之後「如果不好好結束的話,好像會甦醒一樣,好可怕」的不會中途放棄。不握手主義。不擅長聽他人做的音樂。

另外,將火鉈認為是支倉絨s續獵奇殺人事件的犯人。

 

石杖火鉈

1988年生。誕生日大概是2月13日。

brainless。怪物。絕世的美女。石仗所在形容「要是把那個殺人鬼放出來,不如被素未謀面的惡魔憑依幹掉還好上百倍」的殺人鬼(這大概是所在的誤解)。吃掉石仗所在的左腕。從醫學上的角度來看已經無法稱作人類。致命性的不擅長使用道具。說是被害者也算是被害者、說是加害者也算是加害者。

發病的隔日與石仗所在一同被送進病院。被送進病院時因為戶馬的的關係,全身幾乎沒有完整之處,但接受接近三日的大手術之後,結果留下了一命。被收容到病院D棟裡。被送進病院時穿著的服裝是被血所染黑的婚禮禮服。

被當作是支倉絨s續獵奇殺人事件的犯人,但其實真正的犯人是月見里朋里,石杖火鉈似乎可能沒殺掉任何一人。2003年2月14日與前往解決支倉絨s續獵奇殺人事件的戶馬的交戰,敗給了只是人類的戶馬的。接著趁戶馬的喘息、大意的空隙、準備反擊,不過卻被偷偷從身後靠近的石仗所在用球棒攻擊打暈。

此後被當作獵奇殺人事件的犯人逮捕,進入レэヮ紀念病院。在此之後所在在火鉈心中的地位從「哥哥」降到「(笨蛋)大哥」了。

作為惡魔憑依的能力是身體性能飛躍性的向上成長,比起同樣症狀的月見里朋里更加遙遠勝出。由於在當時只依靠著基本性能,所以敗給了只是人類的戶馬的的經驗及知識的鍛鍊程度。因此遭受到打擊,從此以後每日固定鍛鍊。

發病後似乎急速的成長,雖然是十四歲、但外貌不管怎麼看都像是二十歲的美女。能輕鬆把沙袋(像海豚般彎曲的)往上方打飛八米。

在レэヮ紀念病院的實驗中,因神經瓦斯過度投入死亡,但簡單地甦醒了。此後在各式各樣的實驗中,體驗、克服了多種多樣的死亡,所以現在就連殺傷都不可能做到。石杖火鉈死亡之際,即使人體完全的死亡,腦似乎依然會作為獨立機能運作。所以,為了不否定掉「還能殺死」的可能性,沒有嘗試用印刷機壓扁或炸的粉身碎骨之類的殺害方法,嚴密隔離變成唯一的對策。不過因為她日漸成長的關係,2004年8月開始,D棟隨之擴建。

2005年2月14日,レэヮ紀念病院的A異常症患者暴動事件時被放出,從本來只是暴動事件演變成單方面無差別的大虐殺。將病院內所有患者與職員全部殺害,從正門口堂堂正正的退院。

 

レэヮ紀念病院

陸地孤島、電子的密室。在2004年8月的時間點,患者約有600人、職員約200人。

從支倉市使用高速公路大約三小時的場所。內部統一為純白色。近十米的鑲著玻璃的正門口、外圍用水泥牆水泄不通的圍著,進出的辦法只有使用屋頂上的直升飛機場。

大約十年前,確認惡魔憑依的感染者的十年之後,國家買下北陸某處(N縣)正在建設中的市立醫院整備而開院。

只要一入院的話,直到完全治癒之前不僅是外出、就連與血親見面都不會被許可,不過因為預算的關係以及人權保護團體的打壓,2004年開始變成如果是模範生患者的話可以退院。不過實際退院的只有久織卷菜跟石杖所在兩人而已。

退院之後,對於無法得到親人的諒解、或者居住場所、職業的患者,會給予最低限度的餐費。但只要附近每次發生事件就必須接受監察醫的調查。頻度雖因人而異,但一定得定期的向監察醫聯絡。出院的時候駕照全部報廢,保險證和戶口簿等等重新被交付。以後駕照或和護照都不會再被交付。

病院高度的機密性是為了防止對社會流出錯誤的情報與保護患者們的隱私,但機密性過高而被視為問題。

沒有任何外來診察,純粹是為了收容、治療,或是監禁惡魔憑依的設施。廣大的地基裡有五座病棟(A~D棟、其他1棟),對照之下職員只有百人單位而已。

A棟的等候室有只播放民營節目的電視,但競爭率高且醫院方面是為了觀察得到外界情報患者的反應所設。

病棟是依症狀的等級區分,過去沒有引起暴力事件的患者能夠得到自由進出自己病房的自由,與病院方熟悉的人能夠到其他病棟散步。自由時間結束時,會播放自由時間開始時所播放的音樂。患者衣服會隨著惡魔憑依的判定而有所不同。

A棟所收容的是擁有患部但沒有新部的病患,因A異常症患者而受到傷害、擁有後遺症的正常患者。能夠借到畫畫或者小遊戲的道具。

B棟的收容基準不清楚,但以久織卷菜所見是新部比較性的安定、勉強在能進行現實性治療的範圍之內、且可能得到手術許可者。患者數最多的判定、等待室很豪華。

C棟所收容的是病狀安定了的患者。心靈崩壞的患者無法從病室出來、得到自由活動許可的患者已經安定所以不會亂來,因此比B棟還要安全。

D棟收容的是末期的患者。治療、切除皆不可能,或許是成體。尚活著的只有三位左右,其它四十位則存在室內。患者大多討厭光芒,所以照明薄弱、昏暗。道路每六公尺交叉、從哪裡看來都完全一樣。

有著只會對惡魔憑依給予影響的患者,目前已經使兩位患者下落不明。D棟的某個室內泳池充滿著像是內臟之物,原本似乎是一位患者,困惱的是因為還活著所以無法將它取出,之類的怪談。往室內泳池的門被嚴密鎖上所以真偽不明。D判定的患者約收容有40人,但其中也有純粹狀態是惡性、本人連手指一根都無法動彈的患者,能夠做出像石杖火鉈般迅速大量殺人的患者大約有10人左右。

D棟是病院內最耗費金錢建造的設施,警衛員全部配備著短機槍。

連稱惡魔憑依像是感冒一樣的石仗所在都形容D棟為怪獸幕場、收容於此的患者是真正的惡魔憑依、從醫學角度來看像是宇宙生物般的東西。

2005年2月13日晚上10點,因為C棟患者違反細微的紀律變成了契機而發生暴動,14日時B、C、D到A棟的三樓為止都被患者佔領,但保安部隊出動使得情勢逆轉,B、C判定患者的暴動被迅速的鎮壓。但為時已晚,煽動患者們的C判定患者將D棟的鎖解除,從D棟最深處現身的少女使得情勢改變。同日三點,已由患者們的一時性暴動,轉變為單方面的無差別大量虐殺。石杖火鉈將病院內所有患者與職員全部殺害,之後從正門口堂堂正正的退院。

 

畫面破壞

瀏覽器衝擊器(йьヱь/ йьヨЕヱьЧЁцみ / Browser crashe〉。本名不明。十歲後半的少年。從眼中射出0.1毫米纖維神經所織成的膿,侵入目標的眼球、強制佔領視覺。藉由捏造最糟糕的映像來灼燒記憶再更近一步改寫記憶,使他人遭受視覺障礙的惡魔憑依

射程在50厘米之內,這個捏照的畫像將會一輩子附著視野的三成無法消去。有犧牲者無法承受異常的畫像而破壞自己的眼睛,但畫面破壞是薰染至腦上的映像,所以即使變成瞎子也會在意識裡浮出。

他使用這個新部許多次犯下輕微的罪行,強奪便利商店的金額大約200萬。但,是比起金錢上的利益更享受破壞他人眼睛的愉快犯。2004年11月為止,破壞了八人的眼睛,其中有些變成廢人、還有些人自殺死亡。

2004年11月被日守秋星殺害,屍體遍處是割傷和刺傷,但一滴血也沒流出。

 

迦遼海江

美少女般的美少年。真正的惡魔。年齡大約14、15歲。擁有像絲綢般的長黑直髮以及任何人都會被KO的惹人憐愛的臉龐。

性惡。殘酷無情。非人者。無法獨自一個人活下去的強悍生物。感情豐富,有愉快的事時會格格地笑、有悲傷的事時會像天使般的微笑。如果上帝是完美無暇,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存在。那麼惡魔就是荒誕無形,以人類的愚昧與墮落所創造出來的現象。

最愛人類,所以不論如何無禮的發言或者虐待都不會有問題。但是不管怎麼樣的親近,只要一說出「出去外面吧」就會毫無返回之餘地的完全被當作敵人認識。

最喜歡人類,但是完全沒有體會人類的情感。拘泥於真貨和冒牌貨,無法饒恕冒牌貨,也就是惡魔憑依。喜歡手機,但是討厭"電話"此行為。

雖然非常討厭冒牌貨,但患部與新部對他而言是貴重的營養食源。可能為此,即使用餐之後也時常肚子餓。似乎吃著為了「治療」而來到水庫的類激化物質異常症患者。

沒有四肢,將空缺用冠上人類情感名稱的義肢補足。不過機能與舒適度是不同的東西,所以大致上都躺在床上。排泄時會自己穿上的義肢去廁所。只要手穿過袖子過一次的衣服就不會再穿第二次。

出生於富裕的家庭,只為了穿上脫下義肢就以20萬月薪僱用石仗所在。只不過餐費會從薪水中扣除。討厭日薪制和預先支付。

住在位於森林裡的十公尺正方形的立方體緊急用水庫的地下房間。是私人土地,原本有個很大的房子但已經被拆毀。就連水庫的存在也很少人知道,所以知道水庫下面房間存在的人,只有石仗所在、戶馬的等等非常少數的人。

他所使用的床經過嚴密計算而設置,一定得走到身旁才能到看清他的容貌。

他的義肢左腕是憎惡、右腕是歡喜、右足是悲哀。如果只是形體的話,能夠從其他義肢分割替用,恐怕目前實際剩下的只有右足的悲哀與左腕的憎惡。

跟死徒二十七組的фяу裔嘎橶痯鵀陬菗萓點,但是沒有直接的聯繫。DDD本身是與月姬、Fate沒有接點的故事。

 

木崎

住在支倉等菪M所在家隔壁三棟與妻女同住的男性。

因為過勞而成為惡魔憑依。患部是首級、新部是煽動,強制使與自己目光對上者作出與自己同樣的動作,藉由迴轉自己的首級殺害對方。他的頸部像是360度滑動式關節,所以不管怎麼轉都沒關係。

在公司犯下某個失誤,導致背負了一生都無法償還的大債務。被上司說去上吊吧,在被除魔的前一週瞞著妻子向公司辭職。知道了這件事的妻子叫他選擇能夠留下錢給她們的死法去死,過度疲勞的木崎在當場扭斷脖子自我了斷,但因為惡魔憑依的能力使得妻子與女兒一起扭斷脖子,結果只剩下他一個人活著。

其後把接到他電話而到來的兩位警官殺害。

2004年10月12日被石仗所在打倒,但沒有被殺掉。